当前位置:主页 > 护理团队 > 护理天地 >
真爱的奇迹
2018-09-07 | 浏览次数: | 作者:俞海燕 审核:徐云 | 来源:护理部

  我在血液内科工作已经有五年了,每天目睹着各种生与死的考验,有时因生命的坚强感动不已,有时也因生命的脆弱扼腕叹息。然而,作为一个唯物主义的医务工作者,电视和电影里起死回生这样的桥段,我一直认为是编剧为赚取眼泪的而编纂的桥段。直到去年,我真的信了真爱可以战胜一切,甚至是死亡。

  那天早上,我像往常一样7点半来到科室,经过护士站发现一根PICC管(长期化疗病人为了不损伤血管在病人手臂肘部穿刺留置的输液通道)在桌上还没有清理。

  “谁拔了管子?”我随口问了一句。

  “是29床。”夜班护士说。

  29床就在护士站对面,我们叫她陈姐(化名)。我一眼望过去,陈姐正在输液,“你好端端地为什么把病人的管子拔了?”我瞪着护士说到。

  “是家属要求拔的。”护士说。

  “你听家属的啊?”我有点生气。

  护士看我生气了,急忙说:“护士长你别急,你听我解释”。

  原来,昨晚陈姐病人病情突然恶化,值班医生和护士们实施了紧急抢救,抢救了几个小时,还是没抢救回来,主治医生王主任也在场。抢救结束后,家属要求把所有的管子都拔了,给陈姐擦洗过后,换上了新衣服,好让她丈夫看到她最后一眼时是漂漂亮亮的。

  陈姐和她丈夫感情很深,抢救时如果她丈夫在场,一定会影响抢救工作。只有等一切抢救工作结束了,才能允许陈姐的丈夫和她告别。陈姐静静地躺在床上,她丈夫在她床边嚎啕大哭、悲痛不已。堂堂的七尺男儿,此刻只有悲痛,他一边哭,一边诉说着他对陈姐的不舍和他们两人曾一起许下的诺言,他不断地埋怨着陈姐为什么丢下他一个人……

  她丈夫就那样拉着陈姐的手,由大声的哭泣渐渐变成小声的抽噎,从他们第一次相遇一直说到他们的儿子上大学,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,三个小时……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人,她丈夫一直在说着、说着……

  突然,陈姐的眼角溢出了一滴泪水,她丈夫看到后,惊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,立刻冲出病房,大声喊道:“医生——快来呀!我老婆还没死!她还活着!你们快来呀!”一边从冲向王主任的值班室。

  “医生,求求你,我老婆还没死,你快救救她,你快救救她!”她丈夫拉着王主任就向病房跑。

  王主任跑到了病房,查了脉搏、看了瞳孔,无奈地摇了摇头,陈姐完全没有生命体征。陈姐的丈夫“扑通”一声跪在了王主任的面前,“医生!我老婆还没死!求你救救她!求你救救她!”同时,近乎疯狂地不断以头叩地。周边的人静静地看着,陈姐的家属们也过来劝她丈夫接受现实。她丈夫不依不饶的拉着王主任,撕心裂肺地哭喊着“她刚才流泪了,她没死!求你救救她!求你救救她!”

  面对她丈夫地苦苦哀求,王主任被打动了,说:“全力以赴,我们再抢救一次试试。”

  经过一系列抢救,竟然在心跳停止了三个小时后,陈姐的生命检测仪上奇迹般地出现了心跳波形。那一刻,病房里、病房外不约而同地响起了掌声,起死回生的奇迹竟然真的在我们科室发生了。

  通过医生和护士坚持不懈的努力,我们竟然真的把陈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

  在夜班护士眉飞色舞地给我讲述着昨晚惊心动魄的经历时,我的思绪已飘到了陈姐刚入院的半年前。

  陈姐是一位从合肥过来的女病人,47岁,首发症状是喉咽部不适,开始在当感冒治,总是好不了。在合肥各家医院都看了,没有结果。后来到上海、北京看过,也都没有结果。最后在弋矶山医院有熟人经过最后决定给予最后一搏,做了咽喉处活检(),病理结果是淋巴瘤。当时,弋矶山医院没有床位,经院方协调,陈姐被收治在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血液内科。

  陈姐当时因为咽喉活检术,气管被切开,因为治疗需要,安置了PICC管,在安置PICC管时,还是我亲自带陈姐去DSA(介入手术室)穿管的。当时我用轮椅推陈姐,她丈夫很客气地说:“护士长,我来推吧。”看着她丈夫一脸的诚恳,我就把轮椅交给他推了,自己端着PICC用物,在前面带路。走到一处下坡时,我转身正准备提醒扶一下病人,却发现她丈夫已经一手扶着陈姐的颈肩,一手推着轮椅。我当时就感叹她丈夫真是个细心的男人,怕老婆摔下来。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下来了,他蹲在轮椅前面,我问怎么了?原来,地上有道裂缝,他怕颠到陈姐,所以用双手抬起前轮拉过裂缝,再到轮椅后面抬起后轮推过去。这个动作让我想到自己剖腹产术后,躺在平床上从手术室被推回病房,进出电梯时那颠簸引起的疼痛,心里想这个男人对老婆真是体贴入微呀。

  陈姐咽喉部的治疗进展还不错,但慢慢发现她的精神出现了一些异常情况,开始打人、骂人。每天查房时,护士们不是给打了脸就是被脚蹬了,陈姐还经常莫名其妙地骂人。经过汇诊,这些异常情况是由于肿瘤侵犯到大脑引起的精神错乱。当时,我们都很无奈,建议约束病人的四肢,防止她伤到自己和他人,但是她丈夫就是不同意,还签了拒绝同意书,尽管他每天被老婆打着、骂着,脸上被挠出一道道伤痕,他总是默默地陪在陈姐身旁,不离不弃。然而,陈姐的病情还是一天比一天严重,于是就出现了前面抢救的一幕了。

  也许是上天被陈姐的丈夫感动了,也许是陈姐真的舍不得离开她丈夫,也许是冥冥之中真的有一种奇妙的力量,经过两次抢救起死回生的陈姐,病情竟然得到了有效的控制,并一步步好转起来,经过4个月的精心治疗,陈姐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了,后续的化疗就在合肥的医院继续进行了。

  去年陈姐和丈夫一起,带着锦旗到芜湖二院血液内科来看我们。当夫妻两人精神抖擞地出现在我和王主任面前时,我们都惊呆了,原来憔悴不堪、躁狂不安的病人,现在变成大美女了,真是不可思议。我们还开玩笑地说:陈姐,当初你骂我们、打我们还记得吗?陈姐一脸歉意地说她当时都没什么意识,自己做过什么都不记得了。我们和她丈夫的眼神碰撞在一起,都哈哈大笑起来。我们真为陈姐高兴,她恢复得那么好;更为陈姐的丈夫而自豪,是他用真爱唤回了死亡边缘的妻子。

  如今再看到电视里起死回生的片段,我都会想起陈姐和她丈夫而唏嘘不已,并告诉我身边的每一个人,真爱能创造奇迹!


上一篇:笑对生活更幸运 下一篇:没有了
地址:安徽省芜湖市九华中路259号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123402004851230160
传真:0553-3832545 公共邮箱 wheyyb@126.com
医院人力资源部邮箱:whhospital2@sina.com(请将应聘简历投入此邮箱)
服务热线:0553--3909999 (开展预约挂号、咨询、投诉服务)
服务时间:8:00—17:30 (节假日不休)
服务地点:门诊部一楼客户服务部